媒体:什么“绝招”能撂倒几名副部级贪官?_凤凰资讯

媒体:什么“绝招”能撂倒几名副部级贪官?_凤凰资讯

情谊型: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明杰总结了官员被“围猎”的类型,包括情谊型、定制型和曲线型等。那么,落马官员都是怎么被“围猎”的呢?

帮领导磕下全国最高奖

他是被商人“围猎”的典型案例。据办案人员介绍,季建业案大部分受贿行为发生在固定的、常年交往的老朋友之中。很多案件当事人都是季建业交往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朋友。季建业在20余年的仕途发展中,与这些人长时间积累出深厚的利益关系以及情感关系。季建业不是处心积虑利用自己的权力进行寻租、主动捞取钱财,而是面对诱惑时贪心和私欲泛滥,被动地收取“朋友圈”的巨额贿赂。2015年4月7日,山东省烟台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有期徒刑15年。

听说刘德成去加拿大留学,一些民企老板就一路护送,把初离家门的刘德成安顿得妥妥帖帖。刘德成在加留学期间的求学、转学、生活诸事,总有老板为其提供各种便利。刘德成回国后,各路人马又乐意“带着”刘德成合伙开公司、做生意。

据报道,在刘铁男受贿案中,邱某是向其“进贡”最多的一位,也是刘铁男最信任的一位。而邱某对刘铁男的“围猎”正是从接近刘德成开始的。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在针对季建业的7项指控中,“项目腐败”突出,其中6项涉及项目开发、设备供应、获得土地使用权、拆迁、建设等。仅仅是苏州锦联经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东明和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给予的财物就达1030万元,占季建业受贿总额的9成。

这种典型的“温水煮青蛙式”的情谊型“围猎”方式,往往能在潜移默化中软化官员的警惕性,淡化官员的底线意识。

这个充满画面感的词语,最有名的出处是《金史》:戊子,禁军官围猎。

投其所好、有针对性的私人定制型“围猎”在近年来的落马高官群体中层出不穷。官员喜欢赌,“猎手们”便在业务牌局上故意输钱以输送赌资;官员沉迷美色,“猎手们”则进行性贿赂;官员喜欢古玩字画,则出现“雅贿”;官员喜欢摄影,“猎手们”则免费送上昂贵的摄影器材以及包揽摄影过程中的各项经费。

江苏省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就栽在了“朋友圈”的围猎中——“回过头来看,我的主要问题发生在一个20多年的朋友圈。”季建业在庭审时说。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前几天,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告诫,“领导干部严格自律,要注重防范被利益集团‘围猎’”。

秦玉海想在国内摄影界甚至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曹某立刻提供了全程服务。据调查,2012年至2014年,曹某为秦玉海出版《真水》作品画册,拍摄以秦玉海摄影活动为主题的电视纪录片《一个摄影师和一座山》,先后4次出资为秦玉海举办摄影作品展,甚至不惜动用自己在圈内人脉关系,将其作品展览到了意大利、法国和英国,累计花费580多万元。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是个典型的例子。正是抓住了刘铁男望子成龙的急切心理,老板们纷纷通过向其子刘德成输送利益,达成与刘铁男的权钱交易。

曲线型:

栽在20多年的朋友圈

2006年的一天,为扩大PTA项目产能,邱某通过关系介绍来到刘铁男办公室,请其在审批上予以关照,刘铁男表示得按程序走。随后二人聊起家常。邱某早知刘铁男的儿子在外留学,便问:“听说你儿子在国外留学?”刘铁男不失几分警觉:“你问这个干吗?”邱某说:“如果他回国了自己做生意,我们合作,我可以带带他。”刘铁男当时没表态,邱留下名片就离开了。回酒店不久,邱某接到刘铁男的来电:“你说的事倒也可以考虑……”。

据报道,2001年,担任焦作市委书记的秦玉海到美国考察,与商人曹某结识,二人在谈到摄影时,秦玉海提到了哈苏相机。不久,曹某购买了一台哈苏相机回到国内,提供给秦玉海使用。之后,曹某又陆续为秦玉海添置了其他昂贵摄影器材。秦、曹二人经常联名举办摄影展,秦玉海将曹某称为他的“黄金搭档”。在曹某的资助和帮忙下,2007年,秦玉海的摄影作品《真水无香》获得了中国摄影界最高奖——“艺术创作金像奖”。

后不久,邱某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在杭州注册成立一家公司,并以虚假化纤贸易方式为刘德成获利近千万元。后经刘德成同意,邱将上述款项中的900万元投入股市并安排公司员工炒股获利1500万余元。后又应刘德成要求,邱从公司账户支付1500万余元为刘德成购置豪华轿车和别墅。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公安厅原厅长秦玉海的落马便与他的爱好摄影分不开。

“对于高级别的官员,位置高、权力大,相应的原则性和抵抗诱惑的能力相对较强,难以经常接触到。一些不法商人往往不直接‘围猎’高官,而是从高官的家属、子女、朋友、秘书等‘身边人’下手,一旦‘身边人’入围,官员本人被迫跟着就范。”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官员被“围猎”不外乎两种情况,一种是直接围猎官员本人,另一种就是外围围猎官员的“身边人”。

而“曹某们”也通过秦玉海谋取到巨大利益。2007年至2014年6月,应曹某请求,秦玉海向云台山公司打招呼,使曹某公司顺利承揽了云台山公司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地铁广告业务;其间,秦玉海还帮该公司协调提高了广告费标准。

甩出“你问这个干吗”这句话后

原标题:什么“绝招”能撂倒几名副部级? 

撰文丨邢颖

“围猎”官员是一个持续性和麻痹性的行为,“猎手”在“围猎”官员的过程中,会从细微入手,从日常出发,逐步建立情感基础。很可能一开始仅仅是吃饭喝茶送点小礼品,继而事无巨细都能主动帮官员妥善料理。待情感稳健之后,“猎手”自然在很多方面会得到权力的青睐和回报。

它指的是四面合围的狩猎方式,一般都是用在动物身上。如今,这个词也用在人身上了。

你听说过“围猎”这个词吗?

定制型:

阅读次数:
 

上一篇:Surfing will test yo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